您的位置:

首页  »  都市激情  »  系统穿越[灭清]

分享到: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
系统穿越[灭清]
2018年,11月。晴天  夕阳西下。阳光透过梧桐树上枯黄的叶子,把喧嚣的柏油路,染成斑驳的金黄。  汪小白坐在北京二环的马路边,抱着黑色的手提包,迷茫的看着繁华的都市,穿梭的车流。  淩乱的短发,稀拉的胡须,整洁却带着毛边的衬衫,笔直的西裤下,是一双擦的很干凈,却明显鞋底已经快磨穿了的名牌皮鞋。  汪小白,男,今年31岁。毕业于北京某名牌大学。曾就业于某知名外企。  三年前拿出所有积蓄独自创业。  三年后的今天,血本无归。  留下的只有一张张已经刷爆的信用卡,刷爆的微粒贷,和早已无力偿还的蚂蚁借呗以及各种信用贷款。  曾经相恋多年后,步入婚姻殿堂的老婆,已经在两个月前,因为无尽的争吵选择了分居。  对他状况毫不知情的,同样有着负债的父母,时不时一个电话打过来,告诉他,需要用钱还贷款和利息,能不能周转。  一辆辆豪车驶过,低沈的轰鸣仿佛骄傲的鼻孔里发出的轻哼。一座座均价十万以上的高楼耸立着,俯视着这个曾经豪情万丈的失败者。  天渐渐地暗了下来,一盏盏路灯亮了起来,发出昏黄的光。  汪小白扔掉了差点烧到手指的烟,回光返照般的揉了揉胀痛的脑袋,站起来,漫无目的的游蕩在无尽的繁华之中。  不知过了多久。透过漆黑的夜色,在后海边上,隐隐约约可以看到一个人影坐在石墩上,盯着磷磷发光的水面发呆。  他站了起来,朝着后海走了一步,脚还没有落地,就停住了,然后有些茫然的收了回来。  汪小白面前凭空出现了一个很多字,就像是把手机界面抠了下来。  天选之人:汪小白(实习)  年龄:31岁  天赋:无  特殊技能:无  系统积分:0/100  抽奖:未激活  商城:未激活  百世善人,天道之选。  是否接受?  汪小白晃了晃发昏的脑袋,手用力的对着脑袋敲了几下。  什麽东西,压力太大精神分裂了?  汪小白自嘲的轻笑着,叹了口气,擡起头。  字依然悬浮在面前,似远似近,说不出大小,却清晰可见。  什麽鬼。难道自己疯了?还天选之人?还百世善人?还是否接受?逗我呢?接受?  滴…  滴滴…  好无征兆的滴滴声响起,汪小白感觉好像一道金光射进了眼睛里,却没有任何生理上的感觉。一行字突兀的在脑里闪现。  天选之人汪小白已接受天道的选择。默念天道即可打开系统。  汪小白有些迷糊。这是什麽情况?  有些迷茫的汪小白默念了一声,天道。  脑海出现一个绿色的按钮,上边写着两个字:空间。  汪小白下意识的点了一下。毫无征兆的,一扇门出现在他面前。他弯着腰围着门转了一圈,只有一道门,别的什麽也没有。他瞇着眼睛死死盯着这道门。心里想,难道我真的疯了?那好,看看我疯到什麽程度了。  深吸了一口气,攥紧拳头,他朝前跨了一步,猛的推开了门。  这是一个长宽高皆约为两米左右的空间。空空蕩蕩什麽也没有。只有两扇门,一扇写着大清,另一扇是汪小白进来的门,写着现代。  汪小白直接推开了写着大清字样的门。  「诸位兄弟,今晚的行动,就拜托各位了,反清複明,收複河山!」  「将军放心,今晚定叫女真小儿不得安宁。」  「将军放心。」  「将军放心。」  汪小白揉了揉眼睛,发现他正站在一个土坯房子的窗口。  淅淅索索的声音断断续续的从屋里传来。这是一间很破的房子,不到二十平米的小院,院墻歪歪斜斜破砖烂瓦,不过倒是很严密,完全看不到院外的情况。  「这特麽都是什麽鬼!」汪小白迷茫的低语。  「谁!」屋里突然传出一声低喝。一道人影「嗖」的一下从汪小白身边的窗口跳了出来。  汪小白还没来得及躲避破碎的窗木,就觉得脖子一痛。白眼儿一翻。晕了过去。  不知过了多久。  一个激灵,汪小白睁开了眼睛。被凉水打湿的头发,贴在他的额头,有些水滴流进眼睛里。他有些不舒服的挤了挤眼睛。甩了甩头发。  「醒了?你是何人,为何偷听我们说话?」一个粗犷的声音在耳边响起。紧接着其他的声音也乱乱糟糟的叫喊着问他是谁。  汪小白睁开双眼,慢慢的适应着房里油灯发出的微弱的光。  他不自觉的晃了晃肩膀。这才知道自己全身都被绑在了一个椅子上。他茫然的看着眼前的几个人人,这是谁?我在哪儿?什麽鬼?  「啪。」一声脆响。粗犷男人的耳光狠狠地抽在汪小白的脸上。「老子问你话呢!你是何人,为何偷听我们说话?」  汪小白舔了舔嘴角的血,没忍住就张嘴骂了出来,「操你妈,什麽鬼!」  脑袋清醒了一些,他想起来之前的种种,心里暗骂,「黄粱梦?不是黄粱美梦吗?我特麽做的这叫什麽梦?」  正想着,身上传了一阵剧痛。那大汉一脚把他踹到在地,张口骂道,「兔崽子,还挺硬气!」  被男人踹了一脚,加上被绑的太紧。汪小白感觉全身都要散架了。妈的,真特麽疼,做梦也特麽不用这麽逼真吧。  男人走了过来,一只脚踩在汪小白脸上,一边揉搓,一边喝问,「说不说,不说爷爷要了你的小命!」  剧痛让汪小白忍不住呻吟出声,他下意识就喊到,「我说我说,你问什麽我都说,我叫汪小白。」  一边说着,一边思考着自己的处境,好汉不吃眼前亏,即使是梦。这也特麽疼了。对了,我记得之前选择的是大清朝,隐隐约约又听到了他们说什麽反清複明,顺着他们的思路走吧。就当打游戏了。擦!  汉子又用脚揉搓了两次,这才把脚拿开,退后了一步,用脚尖儿踢了踢汪小白的下巴,「好好交代,本将军高兴了可能送你个痛快。快说,是谁派你来的!」  汪小白急得满脑门子都是汗,我特麽怎麽知道谁派我来的。要看大汉又要发飙,汪小白急忙说到,「我是天地会的!我们舵主是陈近南,我们也是反清複明的。」  大汉楞了一下,转头问道,「你们有谁听说过天地会麽?」  几个人想了一会儿,都说没听过。  汪小白内心一阵麻麻批。小说害人啊。  大汉疑惑的问道,「天地会?陈近南?你们是干什麽的,京城的帮派?」  汪小白脑子一转,说道,「我们的据点是湾湾。湾湾现在还是我们汉人的疆土,狗日的女真人犯我河山,搞得我们中原大地民不聊生。战火肆虐中华,我们一些热血汉子,本想和女真狗贼拼个你死我活,奈何形式不由人,我们失败了,几万兄弟,只剩下几百人。被逼无奈逃到湾湾,韬光养晦,以恢複我汉人江山为己任!」  大汉皱了皱眉头,看了看其他人,自言自语道,「湾湾?」  汪小白赶忙接话道,「不错!大明被女真狗贼践踏,郑成功将军在湾湾抵御女真,自成一国,誓将这帮杂碎赶出我中华!我们就是聚集在郑将军后人麾下的一群讨生活的汉子。」  汉子疑惑的看着汪小白,「那你为何会出现在我们的院子里,偷听我们讲话?意欲何为?」  汪小白躺在地上,不自觉的扭动了一下,「我是天地会的斥候,专门在京城打听女真狗贼的动向,无意间知道了这里兄弟们想要起事,却又怀疑是女真的圈套,这才冒险偷听,确认消息的真假。」  汉子转过头去,和其他人对了下眼神。说道,「把他扶起来。」  一个精瘦的男人走过来,把汪小白从地上扶了起来。拍了拍他的肩膀。又走了回去。  粗犷大汉盯着汪小白,问了句,「兄弟们怎麽说?」  一个拿着长刀的男人也盯着汪小白,说道,「将军,虽然他说的有理有据,但我们也不能听信他的一面之词。人心险恶,小心为上。」  其他人纷纷附和。  一个穿着长袍拿着扇子看上去像个书生模样的中年人,微微一笑,说道「若是把他杀了,又怕错杀好人,无缘无故的得罪一帮同样热血的兄弟们。若是把他放了,又怕他是细作,泄露了兄弟们的大事。得不偿失。」  粗狂汉子瞇了瞇眼睛,「宁可错杀一千,不可放过一个。今日之事太过重大,万一出了问题,众兄弟们万劫不複。」  书生样的汉子却劝到,「将军,也不必如此。他若真是和我们一样反清複明的义士,你我岂不是要担负不仁不义的骂名。依我之见,不如让两个兄弟先把他压入寨中,待今晚事后,我们再细细盘问。若真是同道中人,也算是结了个善缘。」  汪小白恨恨的在心里说,这书生模样汉子的好意我领了,那粗狂汉子的善缘,老子不要,即使在梦里,也要弄死你丫的。  却只见粗犷大汉哈哈一笑,「好,听先生的。派两个人把他送去寨子。」转过头去,微瞇的眼睛却闪出一丝狠辣。  路途无事,不再详述。  却说汪小白在棺材里躺了几个时辰,马车终于停了下来。  棺材被打开,汪小白用被困着的双手挣扎着站了起来。  一个大概一米六左右的矮小男人推了他一把,嘴里不干不凈的骂道,「快走,你这个破落玩意。」  另一个有些瘦弱的汉子,伸手拉了他一把,「哎,客气点,吴先生说了,以客礼待之,只要看紧他,别让他跑了就行。」  矮个子无奈的叹了口气,「不知道吴先生怎麽想的,杀了就是,还让我们白跑一趟。」  瘦小的汉子没说话,走到汪小白旁边,说道,「请,这边走。等阁下证明了清白,我们将军和吴先生定会好好待兄弟你的。」  汪小白赶紧接话,「谢谢兄弟,不知道兄弟怎麽称呼?」  汉子笑着说,「兄弟们都开玩笑叫我瘦猴,兄弟你跟着他们叫就好了。」  「哦,瘦兄,久仰久仰。」汪小白搭话道。  「哈哈,汪兄也久仰。」瘦猴哈哈一乐。  「瘦兄,你们将军怎麽称呼,你们是一个帮派麽?」汪小白问道。  「我们首领叫张华,是前明大将之后。明朝被狗大清打败后,我们将军隐姓埋名,韬光养晦,广邀各路豪杰,就为了打跑这帮狗贼,收複我汉人江山。将军是我们日月会的老大。」  操,叫日月神教多好。汪小白心里鄙视道。  「瘦兄,我久在湾湾,对这边情况不清楚,却不是女真狗贼的皇帝是谁?」汪小白问道。  「咦,你们竟然连皇帝是谁都不知道?」转念一想,也正常,在这个年代,大家只知道有皇帝,不知道皇帝年号名字的百姓比比皆是,「现在女真皇帝的年号叫做康熙。」  汪小白楞了楞,心里暗暗思量,「这特麽到底是梦,还是我神经病了。不带这麽逼真的。清朝,康熙,这个所谓的天道是真的?」转念一想,「反而老子已经一败涂地了,已经一无所有。疯了就疯了吧。如果是真的,老子就发达了!这特麽才叫创业!」  想着,就暗暗在心里默念,「天道!」  刷的一下,脑海里出现了一行行字。  天选之人:汪小白(实习)  年龄:31岁  天赋:无  特殊技能:无  系统积分:32/100  抽奖:未激活  商城:未激活  一个灰色的按钮上写着空间。  「来的时候绿色按钮上写着空间,现在怎麽变成灰色的了。不过看样子老子还可以回去?如此一来,老子岂不是可以在两个空间互通有无?妈的,要发达了。」汪小白开心的点了几下,一点反应也没有。「怎麽回事儿?难道按键必须变绿才可以穿越?系统积分不够就不会变绿?可是来的时候没有积分啊,新手奖励?」汪小白迷迷糊糊的思考着。跟随两人走进了一个小院。  把汪小白送到小院,粗矮汉子就径直离开了。    瘦猴严肃的对汪小白说道,「兄弟,我相信你是被冤枉了。但是在没有查清楚之前,还希望你能踏踏实实在院子里待着。门口会有兄弟把守。寨子里也到处都有巡逻的弟兄,你如果出了这院门,恐怕等不到首领和吴先生回来,你就人头落地了。」  汪小白拱了拱手,对着瘦猴说道,「谢谢兄弟提醒,他日我证的清白,必定好好感谢兄弟。」  瘦猴又客气了几句。解开汪小白手上的绳索就离开了。  汪小白独自坐在简陋的小屋里。摸了摸身上的东西,打火机和烟还在,手机也在。公文包不知去向,可能是被这帮人给搜去了,却不知为何自己身上的东西还在,可能是不知道干什麽用的,还给自己了?汪小白摇了摇头,不知道他们怎麽想的。  无聊的他,又默念了一声天道。一串文字又出现在他的脑子里。  天选之人:汪小白(实习)  年龄:31岁  天赋:无  特殊技能:无  系统积分:42/100  抽奖:未激活  商城:未激活  一个灰色的按钮上写着空间,不过已经现露了浅绿色,汪小白试着点了点,还是点不动。  积分涨了?只是还没搞明白,这个积分到底是怎麽涨上来的。难道是随着时间增长的?  正在思索。却听见有脚步声朝着他的房门走来。  两个提着刀的大汉,推开房门,上下的打量了汪小白几眼,就站在了两边。  汪小白赶忙站了起来,刚想说话。  一个诱人的身影,轻飘飘的走了进来。  只见她一身黑色劲装。身高大概170左右,乌黑的头发拢在一起,细长的眼睛散发着英气,小巧的鼻子,丰润的小嘴,一条丝带紧紧的勒住细细的腰身,鼓鼓囊囊的丰满颤颤巍巍。  汪小白眼睛都直了,紧紧的盯着女人,心里只呼尤物。  一躬身,他急忙问道,「不知您是?」  女人还未搭话,先前进来的男人道,「这是我们将军夫人。」  汪小白赶忙说,「夫人好。在下汪小白。」  心里狠狠说,「张华,你老婆不错,我喜欢。」  女人款款盈盈的穿过门口的两个大汉。径直的从汪小白身边走过。坐在了房子中间的椅子上。  她饶有兴趣的盯着汪小白看了几眼,轻启檀口,「汪兄弟请坐。」她擡起青葱玉手指了指旁边的凳子。  汪小白赶紧感谢,不紧不慢的做了在她对面的凳子上。  女人微笑着询问道,「听弟兄们说,汪兄弟来自湾湾,不过一水之隔,难道湾湾那边都是汪兄弟这样的装扮?」  汪小白下意识的看了下我自己的衬衫,和西裤皮鞋。脑子转的飞快。如果我说湾湾都是这种装扮,怎麽保证他们不知道湾湾人穿戴什麽样。保不齐这就是一个陷阱。答不好,等待他的就是地狱。汪小白清理了一下嗓子,微笑着说道。「这倒不是。这是我师门之人的专属装扮。我师傅隐世不出,不显于世人。我自小跟随师傅,本也没打算出山。但是见到女真狗贼屠戮中华,让我中原大地生灵涂炭,这才不惜违背师傅不许涉足红尘的要求,来到这里。」  「哦?」女人明显有些质疑,怀疑的神情一闪而过,接着笑瞇瞇的问道,「但不知阁下师傅是何方高人?怎麽证明阁下所言不虚?」  汪小白,想了想,「我师傅人称阳明子,很少涉足人间,所以名声不显。」舔了舔嘴唇,接着说道,「至于证明嘛,夫人请看。」  一边说着,一边从兜里掏出打火机。轻轻一按,「啪」的一声,一簇火苗升腾而起。屋里三人尽届吓了一跳。  女人站了起来,激动的问道,「敢问先生,此乃何物?竟会如此神奇。」  汪小白心里暗暗鄙视,一群没见过世面的土豹子,一个打火机就惊讶成这样。  翘起二郎腿,说道,「此乃天火,是我师傅在雷雨之夜,取于上苍。把天火囚禁于此物之中。用以携带使用。」  女人皱了皱眉。虽然这个年代人们相信鬼神之说。但突然有个人就坐在你的面前,告诉你,你师父拥有鬼神之力。怕是个人都会怀疑这是不是江湖骗子。但是打火机的神奇,又让她有些疑惑。  汪小白注意观察三人的表情,知道三人没那麽容易相信自己。咳嗽一声,伸手把手机从兜里掏了出来。  三人盯着汪小白的动作。待汪小白掏出手机,女人问道,「这又是何物?」  汪小白不紧不慢的打开手机,还好,还有电。一边等待开机。一边笑着说道,「这是我师傅传给我的法宝。人都有三魂六魄,张夫人应该知道吧。」见女人点头,汪小白接着忽悠道,「我这法宝可以拘人三魂六魄。虽不能马上发生什麽。但是待我施法以后,可取人性命于千里之外。」  女人还在消化他的话,他拿起手机,「咖嚓」一声,对着女人拍了个照片。哎哟卧槽,开了美颜,这照片比现代的各种大明星还有问题,关键是,这张夫人可没有化妆啊,纯天然的尤物啊。  两个汉子嗖的举起长刀指着汪小白。女人也吓得大叫一声,捂住了被闪光灯照到的眼睛。  「你干什麽?」其中一个大汉大声喝问着就要走过来。  「别动。」女人伸手制止了大汉。眼睛直直的盯着汪小白。「先生什麽意思,可是要用这神器致小女子于死地。」  汪小白赶紧站起来,对着张夫人作了个揖。心里想着,我特麽能告诉你,我只是拿出来嘚瑟一下,谁让你丫太美了,一时手滑,就拍了张照片。脸却微笑着说道,「夫人,你别惊慌。必须虽说可以拘人魂魄,但也未必就是坏事。我这神器不仅可以对付敌人,更可以帮人。夫人的魂魄可在我这神器里进行温养。过些时日我在给夫人一些药品,夫人就可永葆青春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