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

首页  »  科学玄幻  »  寂静的世界15

分享到: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
寂静的世界15
第15  我是个宅男,害怕外面纷繁複杂的社会,于是宅在家中,宅在网络的世界裏。  有天突然醒来,发现网络的世界停了,我踏出房门。外面的世界也停了,不知道原因,不知道将来会怎麽样。我接连唤醒了八个女人,开始準备着离开生活的城市。因爲我知道所有问题的答案就在那片雾蒙蒙的雾墙后面。外面到底是怎样的啊!  我坐在副驾驶座上,不时的通过后视镜看着呆滞的躺在后排的龙婷。男士女发,三七分,发丝紧紧贴在额头上。刚刚和雪梅将她搬到车内的这段路,让这个叫龙婷的女人不断的发出香甜味,弥漫在整个车厢裏。你是香妃麽,这麽香。  (主人,龙婷好看吧。她很厉害的,不过说心裏话,她现在变得我都差点不认识了!雪梅一边开车一边注意着我的表情说道。  “哦!她怎麽变的?她以前什麽样?”  我好奇的问道,这个妞的确有些怪怪的。特别是被取了两根肋骨,谁这麽无聊去给这个叫龙婷的女人全身整容呢?  (恩,怎麽说呢?以前吧瘦瘦的,就算做了老大后也没有像现在这样,那天我回家的时候,她突然倒在我身上,吓我一跳。混身时伤,到处绑着纱布。吓死我了)说着还拍了拍胸前的大乳,晃蕩了几下,我的眼珠也跟着晃了几下。  (她啊,以前受过很多苦,皮肤也挺黑的,不知道爲什麽,这次再见到她居然这麽白的皮肤,我开始还以爲她得了皮肤病。整个人当时发烧烧的迷迷糊糊的。  听她断断续续的说,她被人用了什麽药。哦!肤色都变了?想到那怪异的甜香味,性欲勃发啊。只是,这个绑着纱布,昏迷前是大姐头的身份。害怕啊!小百合就让我手忙脚乱了,女老大啊!女魔头啊!万一再来个打打杀杀,哥受不住啊!要不绑起来先?  下了车,雪梅固执的指挥了两个女人帮忙将龙婷搬到了楼下浴室裏。看着雪梅小心翼翼的解开龙婷胸前的纱布,靠!极品啊!尤物啊!全身奶白色的肌肤,纱布下的巨乳被纱布捆住已经相当惊人,让人遐想不已。解开后才知道什麽叫硕大,估计比小芸还大上一圈。离开纱布的束缚,居然还给人上翘感,这不科学啊!  奶白色的乳房上是令人激动,灵魂都在激动的嫩红色乳晕啊,真正的嫩红啊!  大大的乳晕中间是两粒小小的乳头,同样是嫩红色的,天啊!我借口帮忙,走了过去,在那大乳上捏了几把。不亏是大姐头啊,果然是男人不能一手掌握的女人啊!才覆上那硕大紧俏的乳房,一股香甜味传入鼻间,甜而不腻。逗弄了几下乳头,居然流出几滴乳汁来。用力捏了捏,几条乳汁喷了出来,我一把搂住雪梅和龙婷,在两边的乳头上这边吸吸,那边吸吸。  (主人,满意麽?啊!主人,用力,奴家好涨。雪梅娇淫的问道。我亲了亲她的唇,“不错,这次做的好,我很满意。”  我大笑道。转身抱着龙婷低头在她的双乳上舔弄了起来。雪梅乖巧的从背后抱着我,一只手伸到前面,缓缓的搓弄我的阴茎,另一只手穿过胯下,揉捏起我的睾丸来。  我舔弄着龙婷的双乳,一手抱住她光滑柔嫩的背,一阵粗糙的摩擦感,一手揉捏着她的翘臀,怀中的女体不自主的颤动着。好奇的看了看她的背部,背心处到处都是一道道嫩白色的痕迹。顔色很淡,但痕迹很深。似乎有人在拿皮鞭或别的东西在背上抽打过一般,可经过一段时间的恢複印痕变的淡淡的了。手指在一条条的痕迹上触碰着,不知道背上到底被伤害了多少条啊!细腻的臀线吸引了我的注意,顺着嫩滑的臀线伸入了下去,摸到了小巧的菊蕾,双臀紧紧的夹住我的手指,阻止着我的深入。用了用力,靠双腿夹的真紧。换个方向,手抚上光滑的小腹,搅动了下那淡黄色的阴毛。怀中女体颤动的更强烈了,整个人开始向下蜷去。好机会,瞬间将手伸到,翘起的臀间。好滑嫩啊,干净的两片阴唇到处是湿滑的淫液,手指在顶端探出头的阴蒂上逗弄了下。整个人都倒在我怀裏了,呵呵。  (主人,好坏哦,奴家也要嘛。雪梅紧贴着我的背,胸前双乳摩擦着,娇笑的说。”  要,都要。啊哈哈哈。”  我大笑着,一把抱起雪梅,走出了浴室,将她狠狠仍在大床上。(主人,人家身上都是湿的拉,还没擦干啊。雪梅一身湿漉漉的躺在床上(龙婷,出来啊!来,过来!  “湿?等下要把床湿透!啊哈哈哈!”  我大笑着,一把将站到身边的龙婷推到在床上,扑了上去。  宽大的床上,明亮的白炽灯下。两具洁白如玉,不,应该是一具比一具白,各有千秋的诱人胴体。雪梅的白如白雪一般,凹凸有致尽显其轻熟女风味,配合她内心的淫蕩心语,让人沈沦。龙婷的白如一汪奶白的乳液,假小子般的摸样,可脖颈以下是夸张却不显怪异的身体,只有让人冲上去死命蹂躏的冲动。硕大紧翘的双乳,纤细平坦的腰肢,紧致圆滑的双臀,笔直的双腿,那一丝淡黄色的阴毛,双腿中奶白色的缝隙,闭着眼像是白雪公主一般又像是睡美人。  雪梅侧卧在龙婷身边,腰肢自然的画出动魄的曲线,一只手支着头,一只手自然的搭在龙婷平坦的小腹上,两女各有各的特色,交相映衬,交相辉映,我看呆了。  (主人,来嘛。奴家好涨啊!主人,来嘛。怎麽都不动啊!雪梅在声声呼唤。  靠!我来了!  我贴到龙婷身边,伸头在雪梅的乳上狠狠的吸了起来,大口大口腥甜的乳液在口中激蕩。雪梅另一边的乳房,像是未关严实的水龙头般,不停的滴着乳汁,滴滴流在龙婷的硕乳上,我用力一捏龙婷的大乳,香甜的乳汁散发出浓烈的味道激射出来打在我的胸口。爆点了,跨坐在两女身上,大大的张开双腿,双手各捏着一女的乳房,用力的挤捏着,看着阴茎下两处曼妙的阴唇,勃立的阴茎欢跳了几下。  “来,自己挤。”  我对雪梅说,雪梅平躺下来,双手沿着乳线挤压了起来。  (龙婷,我是雪梅啊!你现在挤挤奶给主人看啊!雪梅对着龙婷说。  龙婷的手动了,似乎有些生疏,一双修长纤细的手捏住自己的乳房用力挤压。  四粒乳头,喷洒出无数根乳线,我低下头感受着,乳汁喷洒在脸上的感觉。  哇哈哈哈,好爽。我低头与雪梅热吻着,两手在两女的胯间抚弄,雪梅已经湿了,(主人,奴家好痒,奴家要主人大肉棒)雪梅扭动着身体在心底呻吟着。龙婷也不断的在颤动,小屄流出大量的淫液,将身下的床单都湿透了,双腿绷的紧紧的,随着我的逗弄不断的夹紧,抖动。仿佛大开了水龙头般,奶白色肌肤晕染着一层迷人的绯红。  雪梅坐了起来,将我推倒在床上,将乳汁挤到我的阴茎上,低头含弄了起来,小巧灵活的舌头不断的刮着我粗大炙热的龟头,时不时的在马眼上划过。胸前双乳,大大挺立的乳头,一下一下触碰着我的大腿。我搬起龙婷的一条腿,将头伸进她的胯间,脸紧紧的贴着她的阴部,允吸起那香甜的淫液来。  【寂静的电视台大楼,所有的屏幕黑着。突然一台电脑屏幕亮了起来,接着是所有的屏幕,上面闪动着一行行的字“上报,主控者5号基因在载体中达到最低含量,将自动开啓基因控制程序。  紧急上报,载体生命源、灵魂源数据异常,开始进行载体生命源、灵魂源分析。  特别上报,载体生命源高出平均值10倍,灵魂源高出平均值10倍。  特别紧急上报,请直接上报XAXA001,该载体灵魂源爲军用级灵魂源,请授权直接注入灵魂种子。”  XAXA005:我是XAXA005,现在授权代理XAXA001。请上报说明情况。  XFES003:主控者5号即将唤醒军用级灵魂源载体。  XAXA005:这。这怎麽可能。计划A中不应该存在军用级灵魂源载体。  开啓灵魂能分析系统。  XFES003:授权开啓。确认载体自带D级别灵魂能,不是军用级灵魂源。重複载体自带D级别灵魂能,不是军用级灵魂源。  XAXA005:呼,原来是这样。不用注入灵魂种子了,性格种子授权注入。  确认授权性格种子注入系统,性格种子配对系统开始,1号性格种子配对,失败;2号性格种子配对,失败;……;9号性格种子配对,成功。9号性格种子:高忠诚型。是否同意输入,否决确认,重新开始性格种子配对系统,1号性格种子配对,失败;2号性格种子配对,失败;……;9号性格种子配对,成功。  9号性格种子:高忠诚型。否决确认,重新开始性格种子配对系统,1号性格种子配对,失败;2号性格种子配对,失败;……;9号性格种子配对,成功。9号性格种子:适格忠诚型。三次配对结束,开始注入。持续观察中……  XAXA005:妈的。】龙婷一开始还不断的颤动,小屁股一擡一擡的,小屄中流出的淫液如洪水一般,全被我吸了进去。慢慢的小屁股不再擡动,双腿紧紧的夹着,两片阴唇早已打开,露出裏面鲜红的阴肉。  (主人,奴家好痒,奴家要)在身下舔弄的雪梅,一只手放在自己胯间拨弄,一只手扶着我坚挺的阴茎舔弄说着。然后跨坐在我身上,小手扶着我的阴茎在她湿滑的阴部滑动了两下,抵到了阴道口处。  (啊……好热,好粗)雪梅在心底深深的歎了口气,迷乱的说道,屁股一沈,将我的龟头挤进自己的身体裏。顿了顿,再慢慢的全吞了进去。吞进了最深处,我的龟头抵在了深处的软肉上,四周温软的肉壁含着我的阴茎,慢慢开始上下摆动起腰肢来。  我一手搬着龙婷的大腿,一手在那紧致的小口处滑动,感受着她阴道口的允吸感。微微擡起头,将那处勃立的阴蒂含在口中,舔弄着。腰肢随着雪梅的上下套弄,配合的一挺一挺的。  (啊!好热,好硬。主人好厉害。啊~ 就是那裏,主人,就是那裏,奴家要磨,奴家要磨)雪梅迷乱的呻吟着,双手一会紧紧抓着自己的秀发,一会放在胸前揉捏着自己的丰乳,挤撒出一片乳汁,撒落在我的胸膛,龙婷的身上,龙婷的胯间。改上下套弄爲前后磨动,阴茎深深的插在温柔的阴肉中,小幅度大频率的磨动着。没有大起大落的抽擦感,却一下下的碰撞着最深处的软肉,感觉自己的阴茎就要在那温柔的阴肉中融化了一样。  龙婷的身体不断的升温,浓烈的甜香味,雪梅的乳汁腥甜味,刺激着我的嗅觉。手指在龙婷阴道口的允吸下不断的触碰那处隔膜,好几次把持不住差点就要戳破破那层隔膜。不行,处女的膜应该让哥的大龟头戳破,礼节嘛!艰难的放弃了在阴道口处逗弄的手指,直起上半身,紧紧的抓在我胯间扭动的丰臀,用力的向两边掰开,让那处诱人的小口更深的含住我的阴茎。伸头含住不断喷洒乳汁的丰乳,用力的吸着。  (主人,大力点,大力点吸,啊……主人,奴家好舒服,奴家好舒服)雪梅紧紧的搂着我的头,用力压向她的丰乳。(主人,奴家要到了,奴家要到了)听到雪梅的呼叫,我用力翻身,将她压在身下,双手绕过她的雪背,死死扳着她的嫩滑双肩,下身大起大落,狠狠的撞击起来。  (就是那裏,主人,就是那裏,啊~ 主人,主人)雪梅的呻吟声越来越大,双手死死抱着我的身体。双手在我的背上用力抓着,靠,有点痛啊!背上的痛让我更加用力的撞击起来,雪梅的双腿夹住了我的腰,大腿间嫩滑的肌肉摩擦着我的腰肢,太爽了。  (主人,主人,蕩妇要到了,蕩妇要飞了)雪梅迷乱的在心裏放肆的呻吟,连一日来的奴家都变成了往日的蕩妇。下身不断的配合着我的抽擦,浑身开始不自主的颤动。一股热流浇打在我的龟头上。我死死的撞击了进去,用力的抵在最深处的软肉上。  雪梅死死的抓着自己的秀发,脸色红润的像是要滴出血来,双腿紧紧的夹了我的腰一下,无力的耷拉了下来。浑身不断颤抖着(主人,奴家死了)我正想抽出抵在阴道中的阴茎,雪梅一把抱住我的腰(主人,别,别出来。奴家喜欢主人在裏面的感觉,就一下下)  双眼紧闭,内心在哀求。  我低头吻上了她的小巧灵动的左耳,舌尖在耳廓上滑动,让雪梅再次颤动了几下。(呼……主人,奴家真的要死了,主人,你真棒。良久,雪梅呼出了口气,在心底说着,可惜没有表情啊,可那丝甜蜜蜜的心声,让我激动。(呵呵,主人好厉害,又大了点哦,主人想吃婷吗?主人去好好爱下婷婷吧!  光想着让雪梅享受高潮和高潮后的余韵了,都忘记了身边的甜香奶白美人了。  雪梅在身下向上蠕动了下,阴茎退出了她的阴道。身边的美人,呆滞的保持着刚刚的姿势。双手虚握在双乳上,两腿曲着紧紧夹在一起,浑身散发着淡淡的香味。  咦~ 刚刚还挺浓烈的味道怎麽变淡了。  轻易的分开紧夹在一起的大腿,将阴茎抵在白嫩的阴部,低头吸上硕大的乳尖上。香甜啊!用力吸了两口,好浓的乳汁啊!难怪喷的没雪梅高了,真心奇怪,一个尚保留着处女膜的女人怎麽会有乳汁呢?难道处女膜是假的?不管了,假的哥也干了。最多等她醒来问问她。  稍稍亲了两口,女人干干的阴部又开始流出水来。奶白色的肌肤再次晕染上了红润。急需进入一片温软港湾的阴茎催促着我,雪梅的小手伸了过来,扶住我的阴茎,另一只手拨开女人白嫩的阴唇,抵在阴道口上。我用力一挺,龟头嵌进了紧致的阴道口中,果然够紧致啊。连手指都能强烈的允吸感,别说粗大的龟头了。这紧实度应该是处女啊!不断流出的淫液一下被我的阴茎堵住了般小了点,我死命的顶了一节进去,好紧啊,阴肉收缩着挤压我的侵入。突破、突破,不断挤压感激起了我征服的欲望,深入,再深入。阴道口不断的紧夹着我的阴茎。靠,破小玉时都没这麽费力啊!不过哥喜欢挑战,哇哈哈。终于突破了那层隔膜,可内裏更加紧致,看着呆滞的龙婷,双膝向前挪动了下,狠下心用力撞了进去,收收腰,再次用力 。几下后终于抵到深处的软肉上。  忽然龙婷的阴道开始剧烈的收缩,阴道口一下一下的猛力的夹着,那强烈的收缩感差点让我把持不住。一股热流浇打在我的龟头上。我连忙抽了出来,深呼几口气,準备再次插入,之间龙婷的胯间喷出一道清亮的水柱来,画了条小曲线后洒落在臀下的床单上,瞬间将床单染湿了一大片。小小的阴道口猛的收缩了几下,我阴茎插入时带来的空洞,瞬间回複到了原状。  (主人,好厉害哦,这麽快就让婷婷高潮了,还会喷水哦!呵呵,主人,人家也要喷嘛)雪梅见我退了出来,马上伸出玉臂将我环住,献上了红唇。双乳在我的胸膛上磨着,小手伸到胯下搓弄着我的阴茎。(婷婷好多水哦!雪梅娇笑着在龙婷胯间掏了把,然后拿着滴着水的手掌给我看。  “靠!这麽快就到高潮了,我就插了几下而已啊。哇,裏面真的紧啊!”  我看着呆呆躺在床上的龙婷说着。  (呵呵,人家可是处女当然紧了,不过没想到婷婷这麽敏感哦。嘻嘻!主人是不是被婷婷挤出来的啊!雪梅居然敢调笑我,我狠狠的咬了口她的乳尖,手在她的雪臀上拍了一下。  “靠,我怎麽可能被挤出来。不过真的蛮紧致的。”  手指在雪梅的阴道中抠挖着,让雪梅在我身上一阵扭动。  (那奴家帮帮主人哈!嘻嘻)雪梅突然笑道。  我倒要看看她準备怎麽帮我,雪梅将我扶跪在龙婷的胯间,紧紧的贴在我的背后。一手伸到前面扶住我的阴茎抵在龙婷的阴道口处,平坦的小腹紧紧贴着我的臀部,一只手夹在我们中间,突然锐利的五指掐了下我的屁股。小腹顺势向前一顶。我的腰跟着顶了下,阴茎挤进了那处紧致的阴道中。雪梅不住的用小腹推动我的屁股,一只手搂着我的脖子,双乳在我背后磨动着,一手伸到我的胯下轻轻的揉捏我的睾丸。我双手死死的掰开龙婷的美臀,随着雪梅的推动,一下一下的挤进最深处。抽插了几十下,又是一阵剧烈的紧缩感,这次我没有再退出了,扶着她的腰肢狠命的撞击起来,热流浇打的龟头上,我不断的抽擦带出大量的体液。三次,四次。终于在无尽的紧缩感中,我怒吼一声,死死的掐着龙婷的腰肢,腹部紧贴着她的臀,随着一发发的精液射入,连我都颤抖了几下。转身抱住雪梅,趁着阴茎还未畏缩,插进她的阴道狠狠撞击了几下。射完精后敏感的龟头传来一阵阵性奋的感觉,我压在雪梅的身上大口的吸了几口奶,再在龙婷的乳头上吸了几口。这才伏在两女身上喘起气来。  当夜,我不停的在两女体内喷洒着精液。哪怕最后实在射不出东西了,都干进龙婷的阴道中好是一阵抽擦,龙婷一侧的床上尽是湿漉漉的,仿佛被人泼了一大桶水一样。终于在甜香混杂着腥甜的味道中我深深的睡去了。  额,不知道睡了多久,口渴。看着谁在我两边的诱人胴体忍不住一人摸了一把。雪梅迷糊的翻了个身,又睡去了,一身黏糊糊的,翻身的时候带起了一段床单,呵呵。龙婷的身上到处是干涸体液,特别是那搓淡黄色的阴毛,上面全是我的精液。  起身下了床,打开门。怎麽是客厅?摸了摸头,靠!太激动了,全身心的投入到两个喷奶女身上了,都忘了是在客房裏了。晓梅正睡在客厅的沙发上,我走了过去。客厅的空调大开着,晓梅冷的都缩成了一团。默默的说了声对不住了,连从客房裏找来毯子,轻轻的盖在晓梅的身上。想了想,还是把她抱进房吧!  怀裏抱着轻轻的晓梅,没想到她会这麽轻,平日裏在美豔动人的大伙裏显得很没有存在感,我更是在丰乳肥臀中忽略了她的存在,哎~ 一个个都是妖孽啊!  将她放到主卧室的床上,盖好毯子。睡的真死啊!  在浴室的洗了把脸,看着镜子中的自己。默默想到,还好小百合两女不在,不然真的不知道晓梅要睡到哪裏去。她的睡姿真的很可怜啊!难道真的要带着大家睡酒店去?  小百合,温柔懂事的小恋,倔强开朗的小娟。洁白的婚纱,鲜红的处女鲜血,超市床上三人情意浓浓的交欢,曲意的侍奉。叫早饭时小恋那坚定的一吻,餐桌上与小娟的四目相对。昨晚是不是太过分了,她们两个人是真心相爱,这份爱容不下其他,可她们最终还是容下了我,还有什麽不满足的。口口声声说着不在意,可我还是在用异样的眼光看着她们,让小娟去帮雪梅,靠,你丫个变态。  我指着镜子中的自己骂到,你以爲小娟小恋互舔,小娟舔弄你跟小恋的交合处,小恋舔弄你刚从小娟体内出来的阴茎,就认爲她们是什麽女人都肯舔的贱货?  光知道发泄去了,丝毫没有考虑她们的感受,还大言不惭的说什麽我很失望,说什麽我没有把你们当玩物。靠~ 失望你妹啊。  低头看着洁白的洗脸盆,操,你丫到底做了些什麽。也不知道她们现在住在哪?有没有自己找东西吃?是不是还在伤心中?不会真的一走就再也不回了吧?  到时候欧曼醒来,一看,咦,少了两个,一问,切,一双双鄙视的眼神。啊……衆叛亲离啊!  靠,做了就做了,老子做了就认,挨打要站正,大不了找个机会哄哄她们就是了。进到欧曼房间,看着昏迷的三人。轻轻的睡到她们的头边,摸着三人嫩滑的脸蛋,睡着了。  “噔噔噔“轻轻的敲门声响起,我睁开眼。和煦的阳光洒进房间裏,照在欧曼三人的身上,三人像是圣洁的圣女一般散发着光芒。”  噔噔噔““来了,敲个毛线啊!”  怒道,下床气啊!门打开了条缝,雪梅呆滞的脸伸了进来(主人,吃早饭了。  “吃早饭就吃早饭撒,你洗脸了没啊,一副鬼样,想吓人麽。”  我走了过去,捏了捏她的脸蛋。  (嘻嘻,自己赖床还来气了。好啦,主人,奴家错了。以后主人不起床,奴家就不叫了。雪梅调笑着说,看来心情不错啊。  美丽的心情果然能传染,我也变的开心了起来。”  你个小蕩妇,这麽高兴。  有什麽好事?”  被她推到浴室,坐在凳子上,享受着被人服侍的过程。不时伸手在雪梅身上摸两把,哈哈。怪了,平时只要一摸,这小蕩妇就贴了上来。今天见鬼了,小蕩妇不停的躲闪着,只是时不时的将大乳凑过来让我吸两口。  一身清爽的披条浴巾就下了楼,靠!有外人。仔细看了看,原来是龙婷。咦!  怎麽头上没纱布了,白生生的一点伤痕都没有,穿着一件黑色T恤。穿什麽顔色都没办法盖住那对巨乳啊!正襟危坐的端坐在我的位子上。靠见我下来了,不说让位置,犀利的目光看了我一眼,依旧慢条斯理的吃着面包。  (婷婷,这就是主人了。雪梅跑到龙婷身边搂着她介绍着。  我靠,居然皱着眉,面无表情的点点头就算了。什麽态度啊!额,怎麽眼神这麽亮,露出一丝考察,一丝警惕的目光。见鬼了,小百合快速醒来就已经推翻过一次我的推断,龙婷醒来就有表情,我的世界观,我的人生观,我的……  (婷婷,这是主人的位置,你挪挪)雪梅见我面色不善连忙拉着龙婷说。  我靠,还不让,轻轻甩开雪梅的手,像是没事发生样的继续吃着,还瞥了我一眼。嚣张啊!以爲自己是大佬就了不起啊!  (主人,婷婷刚醒来,身子有点弱。你看,要不……雪梅见说不动龙婷,只好来央求我。我狠狠的捏了捏雪梅的翘臀,算了,好男不跟女斗,看在雪梅的面子上让你一次。  (主人,奴家想等下陪婷婷去拿几件衣服,你看……雪梅见我没说什麽坐到了主客位上,贴着我坐了下来,一边吃着面包,一边用大乳蹭着我说道。  “去吧,路上注意安全。额,反正自己小心点,我就不去了。”  我说道。  (恩,主人最好了,雪梅最喜欢主人了。  吃过饭,我拿着一杯雪梅的乳汁坐在沙发上慢慢的喝着。两女手挽着手亲密的出去了。似乎龙婷真的有点虚弱,脚步有些踉跄。对我依然是冷冷淡淡的,不爽啊!  “走,晓梅,跟主人出去。”  家裏就剩晓梅一个能动的了,要準备準备些事了。  坐在大奔的后座上,不断的想着。欧曼三人,已经昏迷好久了,可我依然在期盼着某天她们会醒来,也许就是下一秒,也许就是明天。这样一来,家裏真的住不下了。”  停车!”  路边是市裏最大的五星级酒店,皇朝大酒店,忙叫晓梅停了车。  五星级啊~ 也就是铁哥们结婚时来过一次,传说中总统套房住一晚要一万六。  去看看去。坐着电梯就上了二十六楼,景观式的电梯可以看见整个城市还有远处的风景,我的城市四面是青翠的大山,阳光普涨,四面的山峦清晰可见。不对,雾墙呢?我所见到的雾墙呢?四处眺望,哪还有雾墙的影子。远处火车站清晰可见,但问题是我明明记得火车站的一半是笼罩在雾墙中的啊!  “下楼,晓梅去开车“我按下1楼的按钮,急忙对晓梅说。  飞驰的汽车在道路上急速的开着,不一会就到了火车站,进了站台。站台的对面是阴森森的雾墙。我强忍着内心的恐惧,一步步的向着雾墙走去。背后是炙热的阳光,面前是阴冷的雾墙。麻子程的话再次涌上心头,我愣愣的站在雾墙边,现在还不是时候,出去了就进不来了。  再次回到酒店的最上层,火车站的全貌,连火车站后的林中河看的清清楚楚。  靠,这是什麽力量,什麽样的科技啊!第一次在心中对无形的控制者産生了无比的畏惧感。外星人?某个政府或组织?连日来的感觉到底是我自己真实的感觉,还是大脑的虚假反应?这个世界的真相到底是什麽?  长时间电梯的停顿,让它自动下行。地面上呆立的人群渐渐的,从蚂蚁般的小黑点,变成了一个个清晰的摸样。不知道麻子程、周悦、还有那个呆在邢台的人,是不是有着跟我一样的困惑。伸手将晓梅搂在怀中,伸进她的衣服裏,揉捏着温软的乳房。这到底是我真的在握着,还是仅仅是我大脑的想象?我回身按了按二十六楼,地上的人群再次慢慢模糊,我将晓梅抵在玻璃墙上,一把脱下她的短裤,脱下她的内裤。软软的阴茎在她温热的臀沟中摩擦着。将她翻过身来,撕开她的衬衣,捏着胸前双乳咬了上去。擡起一条腿搭在扶手上,蹲到地上舔弄起她阴毛茂盛的阴部来。  猛的站了起来,扶着阴茎抵进那处湿滑的阴道,一手环住她的腰肢,一手按在她的臀上,一下一下猛力的撞击着。电梯上上下下,远处的景色,近处的人群不断的在眼中交替。看着晓梅呆滞的双眼,呆滞的表情。湿漉漉的阴部,不断收缩的阴肉。到底是她有表情而我看不到,还是她本来是虚无的只是我自己的想象?  不行,我需要雪梅,我需要欧曼,我需要小玉,我需要小芸,我需要小百合,我需要反映,而不是呆滞的人。  拉着晓梅坐上车,一路飞驰回到家中。雪梅和龙婷已经提了几十个大包小包回到家中,试穿着拿回来的衣服。见我进来,雪梅开心的跑了过来,站在我面前转了几圈。(主人,奴家这身好看麽?雪梅穿着件淡红色的连衣裙,带着大大的遮阳帽,一副巨大的蛤蟆镜,开心的问道。  我什麽话都没有说,一把拉过雪梅奔上二楼,跑进卧室裏,将雪梅推倒在床上。一把撕烂了那件连衣裙,将胸罩推到颈上。用力的含弄起她丰满的双乳来。  (恩,主人好坏,奴家好喜欢这件……恩,主人,好色急哦。恩,主人,用力。啊,主人,奴家要。雪梅在我的舔弄下不断呻吟。  对,就是这样,我要反应,我要真实的反应。一把脱掉她的内裤,在湿湿的阴部摸了一把,擡起她的一条腿,腰部用力一顶,狠狠的插了进去。  (主人,你好粗,好硬。啊~ 主人,好热。恩,主人就是那裏。奴家要,啊~ 主人磨下,恩,主人,顶到了,顶到了。我不断的抽插着,死命的撞击着,雪梅不断的呻吟着。不够,不够,你没有表情,你只有声音。还不够。  不知抽插了多少下,不知抽插了多久。(主人,奴家想换个姿势。主人好厉害,奴家不知道死了多少回了。主人,奴家有点疼。主人,奴家的腿擡的好酸哦、)“咚咚咚“敲门声响起。我咬着牙,声音从牙缝中挤了出来“进来。”  晓梅走了进来,呆呆的站立着。我猛的从雪梅身上拔出阴茎,拉过晓梅将她抵在床边,一把拉下她的休閑短裤,将内裤拨到一边,用力一顶。再次大力的抽插起来,干干的阴道,丝毫阻止不了我的侵入,反而让我有种强烈摩擦的感觉。我用力的掰着晓梅的双臀,狠狠的撞着。雪梅随着我目标的转移,早就瘫软在床上,气若游丝。虚弱的在心底说(主人,你今天好强啊,奴家真的没力气了。主人真的好强。奴家好幸福)  说完便睡去了。  我自顾自的不断操弄身下的晓梅,晓梅的阴道渐渐湿滑起来,我一下下的用力顶到她阴道深处的软肉上。内心不断的在呐喊,不够,不够,我需要表情,我需要声音,我需要真实的有女人,不够啊。抽插的阴茎渐渐麻木,可我仍然在不断的深入,深入。有点累了,摆动腰肢的动作有些迟缓了起来。我翻身躺到了床上,让晓梅坐到了我的胯间,命令着晓梅在我的胯间上下翻飞。扭过头,含住雪梅的丰乳,允吸着,腥甜的乳汁流入口中。余光裏,虚掩的大门处,一道人影在晃动。我闭上了眼,感受着阴茎处传来的酥麻感。终于射精的征兆到来,我紧紧抓住晓梅的腰肢,用力向上撞击了几下,死死压着晓梅的双臀紧紧的贴在大腿上,晓梅的阴部紧紧的贴着我的下腹。放开精关,一股股的精液浇打在深出的软肉上,仿佛将灵魂都要射出去一样。终于射了,晓梅无力的倒在我的胸膛上,胸口不断的起伏。我无力的瘫在床上,大口大口的呼吸。我没力了,双眼微闭,迷迷糊糊间似乎闻到了一股甜香味。门口的身影是龙婷吧,依稀想起刚进门时,她还郑重的向我点了点头吧,穿着什麽衣服来着。管她呢,我需要睡一下了。